1. 首页 管婆特马彩图 香港管家婆彩图2018年 马会管家婆一肖一特 www.6y57.com www.06949.com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管婆特马彩图 > 内容

“铁路世家”三代人传承一个梦想
发布日期:2019-11-11 05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家三代火车司机,总驾龄60年,经历了蒸汽机车、内燃机车、电力机车和动车几个时代……这是三个人的人生轨迹,也是三代人梦想的延续。

  祖孙三代不同时代背景、不同生活经历,却走上同一条路,共同见证了火车提速、出行变化和时代变迁,更传承了一个家族的光荣与梦想。

  今年66岁的陈世伟是一名退休火车司机,带他走上火车司机这条路的,是父亲陈吉善。陈吉善是新中国第一代火车司机,每日与他相伴的是冒着烟穿梭于戈壁荒滩的蒸汽机车。

  上世纪50年代,陈吉善是一名货车司机,为了支援新疆铁路建设,1959年,在甘肃工作的陈吉善被调到哈密机务段工作,正式成了火车司机。

  “那时候,父亲驾驶的火车由蒸汽机车牵引,靠烧煤将水转化成蒸汽来带动,只有一锹锹的煤不停地往火红的炉膛里送,才能保证火车正常行驶。”陈世伟说。

  蒸汽机车并不好开,当时的火车车头很长,行驶中的火车车顶烟筒冒出烟雾,两侧气缸喷出蒸汽,司机坐在驾驶室里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况,只能从侧面的窗户探出头向外了望,全程都保持这种姿势,锅炉飘出的黑烟几乎全都打在脸上,开一段车就灰头土脸的。大家开玩笑说,家里有个火车司机可以不用买煤,衣服就能抖出二两来。

  衣服脏了都是次要的,最难受的是火车驾驶室三面透风,冬天的风像刀子一样割在脸上,脸探出去一会儿就冻得受不了;夏天高温烘烤,驾驶室像个火炉子,又热又晒,跑一程下来皮肤晒得黝黑发亮。

  在那个年代,火车司机并不多,开火车是一件很光荣、很神气的事,但背后的艰辛只有铁路人自己清楚。即便如此,直到1972年,陈吉善才从火车司机的岗位上病退下来。

  也许陈吉善并未料到,他的儿子、孙子也同样开着火车在他跑过的铁路线上来来回回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后,中国铁路开始大批使用内燃机车。子承父业的陈世伟也选择了与铁路相关的工作,1984年,一直在哈密机务段干机车钳工的陈世伟,调至运转车间从事机车乘务员工作,那一年,他第一次驾驶内燃机车,成了新疆第一代内燃机车司机。

  内燃机车不用烧水、投煤,开始摆弄起闸把子和牵引杆,火车司机那种一身煤灰的形象一去不复返。不过,因为内燃机车靠柴油发动机驱动,开起来噪声很大,尤其是火车满载的情况下,驾驶室里的司机和副司机彼此讲话基本靠“吼”。

  “我们这一代的火车司机比父辈们的情况好太多了,但是火车行驶时间没个准头,中途遇上列车解编、加挂车厢等特殊情况耽搁了时间,几天都回不了家。”陈世伟说,他第一次开内燃机车是从哈密到柳园,足足开了5天。

  2009年,陈世伟从火车司机的岗位上退休了,却常常向当火车司机的儿子和女婿打听铁路动态。说起铁路的飞速发展和巨大变化,陈世伟激动之情溢于言表:“过去开火车全凭经验,现在不一样了,时速提高了、工作环境越来越好了,司机可以更加专注开火车了。”

  对陈鑫来说,当火车司机似乎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。爷爷和父亲都是火车司机,从小就在铁道边长大的他,工作后也成了一名火车司机。

  “比起爷爷和父亲经历过的铁路‘慢时光’,我的幸福指数要高得多。”说起与铁路有关的故事,陈鑫感慨万千。

  2006年,陈鑫从乌鲁木齐铁路运输学校毕业后就来到哈密机务段,并在2014年动车车间成立后成了年龄最小的动车组司机。从乌鲁木齐到嘉峪关,他跑遍了哈密站管内的所有路线。

  “爷爷那辈的铁路人,会开车、技术好就很自豪。到父亲那辈,能安全行车就满意。但是我们这一代的铁路人,需要更强的处理和应变能力,才能更好地保障行车安全。”陈鑫说。

  2014年11月16日,兰新高铁新疆段开通运营。报考动车组司机培训班,开上最好的火车,成为陈鑫心心念念的梦想。2015年,陈鑫终于可以驾驶动车了,已经记不清具体是哪天了,但紧张的感觉却记忆犹新。“那趟车是从哈密到嘉峪关的,我前一天把所有可能出现的故障全都想了一遍,也想好了处理故障的措施。开车的时候眼睛紧紧地盯着前面的轨道,心里绷着一根弦,手里捏着一把汗,好在最后顺利抵达。”陈鑫说。

  动车时代,让城市之间的通勤时间不断缩短。“曾经,父亲从哈密跑一趟嘉峪关要几天几夜,现在6个多小时就到了,‘诗和远方’变得触手可及。”陈鑫说。

  现在,这个大家庭里许多人都从事与铁路相关的工作,家人聚在一起时,“火车”是永恒的话题。